劉方義取代了單雄信主將的位置,右手緊緊地握住了令旗。

    竇建德同樣帶領一名親兵上前。從此時他的一身打扮,便可以看出此人的野心不小,因為他的一身行頭也不知道從何處找來的,顯然是經過一番精心整理的,從上到下都透出一股王霸之氣。

    而單雄信穿著一身黑色鋼板盔甲,這是范陽郡十個營的郎將才有資格穿的盔甲,防御遠超這個時代最好的盔甲,最主要的是重量遠沒有看起來那么重。

    一黑一白的兩個人慢慢靠近,敵我雙方近兩萬道目光都落在他們身上,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萬眾矚目之下,竇建德大氣的率先拱手行禮,笑著向自己的單雄信問候:“單將軍不愧是秦安王麾下大將,果然雄武。”

    竇建德表現得彬彬有禮,再加上一身行頭,這種氣質卻與其反賊身份半點不相符合,也與單雄信相信中的大為不同,禁不住想起,來清可郡之前,自家王爺王君臨的叮囑,心想王爺說此人不簡單,果然沒有說錯,此人將孫安祖一家人玩弄在反掌之間,稱得上的草莽梟雄,怪不得丫丫之前對其鐘情之極,如今又對其恨之入骨。

    心中念頭轉動,想起孫鐵丫曾經鐘情于竇建德,單雄信對竇建德的殺機更甚,再加上又出現了一個雄闊海,他卻是已經將王君臨交待過要活捉竇建德的命令拋之腦后。

    “既然知道我們乃秦安王麾下虎狼之軍,還不下馬跪下求降,或許還可饒你一命。”單雄信在馬上冷冷的不屑說道。

    “單將軍莫非在說笑。”竇建德皺了皺眉,很快又還以燦爛的微笑,“一直以來,我們高雞泊都從未對秦安王不敬,也從未過境去范陽郡生事,不知秦安王為何派大軍對付我等。”

    竇建德聽出單雄信話中的挑釁意味,但竇建德野心極大,極擅隱忍,之前起事叛亂,便讓孫安祖為大當家便是如此。而他深

    知王君臨的威名,今日若是能不與其為敵最好不過了。

    “我家王爺是朝廷任命的遠東行軍總管,我們是官兵,而你是反賊流寇,我們奉命剿匪,難道還需要理由?”單雄信的回答顯得很不耐煩。

    “可在下從來沒把秦安王當過敵人,更不敢對王爺有過不敬,相反更想著有機會投效在王爺麾下做事。”竇建德的涵養功夫非常到家,任單雄信怎樣張口反賊,閉口流寇,臉上都不帶半分不悅,而且還給單雄信暗示。

    說實話,竇建德如此暗示并非是臨機行事,而是他看準了王君臨已經成為一方軍閥梟雄,在他看來和他沒有什么兩樣,只不過人家是老虎,他只是一只蟲子而已,而正常情況下,他如此暗示說了,王君臨一方應該會很愿意收下他們,畢竟他竇建德已經表現出了相應的能力。

    王君臨若是在此,以其胸襟也不怕竇建德將來會謀反,從而收下這竇建德,畢竟此人能夠在原本歷史上無數反王、梟雄爭霸逐鹿中堅持到最后,甚至建立一國,雖然最后被李世民所滅,但考慮到李世民千古一帝的強悍,可見這竇建德的確是一方之雄,這樣的人收到名下,只要自己始終能夠保持強悍之勢,便是麾下一名可獨擋一面的大將。

    “你一賊首,人人得而誅之。”可惜竇建德投之以桃李,單雄信卻還之以刀矛。

    感覺到對方話中的濃烈殺氣,竇建德愣了愣,這與他算計中的不一樣,但他很快就笑著搖頭,說道:“單將軍何出此言?你我只有公怨,沒有私仇,我等起事也是被逼的,并非是想要謀反。”

    說道這里,竇建德帶住坐騎,回頭向身后的大軍指了指。山坡下,他近萬余反賊搖旗吶喊,喧囂聲震四野。

    單雄信卻冷笑道:“廢話少說,你若識相,立刻下馬跪下投降。”

    “這家伙真是油鹽不進,秦安王怎么派了這么一個家伙過來!”見

    自己的暗示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竇建德清了清嗓子,準備長篇大論。他說了半天話,固然看能不能化解刀兵,另外也是想拖延時間,畢竟雄闊海一行五千人剛經過一場急行軍,需要時間恢復體力。趁這個機會,他也剛好展示一下的氣度與口才,因為他看上了雄闊海的五千人馬,若有可能,他還想收下雄闊海這個武力強悍的莽夫。

    “單將軍,觀你家王爺行事,你怎么可能看不清天下形勢,大隋朝氣運已絕,各地烽煙四起,哪還有什么官兵……”

    “天下大勢是什么,還輪不到你一個賊人評判。”單雄信將聲音猛然提高,打斷了對方的喋喋不休,“但官兵捉賊,卻是從古至今的公理!”

    “大隋朝政煩賦重,喪盡天下民心!”饒是城府極深,竇建德亦有些憋不住怒氣了,大聲斷喝。

    “大隋朝為政如何,卻不應由你賊首來說。”見對方開始動怒,單雄信臉上的表情反倒怡然起來,笑了笑,淡淡地提醒道:“你難道敢和我范陽郡為敵?”

    “你!”竇建德臉色微變,回頭看了看身后的弟兄,猛然間覺得有些心浮氣燥,他今日就算將這五千人馬殺了,必然會和那秦安王結下死仇,下一次范陽郡再派來大軍就不會是這些人馬,也不會是這些縣兵了。

    “秦安王威名天下,我自然是敬畏,但是眼下單將軍不為自己著想,難道還不為身后的弟兄們生死考慮!”竇建德臉上一片寒冷和殺機,開始赤裸裸的威脅。

    “我的兄弟們想什么,你一個反賊怎么會理解!”單雄信放聲大笑,一臉的輕蔑之色。回過頭,他向劉方義等人高聲喊道:“弟兄們,告訴這賊首,咱們來這里干什么來了!”

    “還干什么,剿匪唄!”劉方義聽單雄信所言,知道自家將軍是一心要殺了竇建德,他也知道多半與那孫鐵丫有關,但是此時只能順著自家將軍的話往下說。

章節目錄

亂世梟雄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九孔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九孔并收藏亂世梟雄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 手机微信赚钱官方软件 怎样用古装汉服赚钱 捕鱼大师的工具袋 美容保健赚钱吗 139彩票网游戏 微信扫码免费送怎么赚钱 梦幻低端剧情团赚钱么 单机麻将免费下载 做小姐哪个地方最赚钱 大赢彩票首页 梦幻西游三年内的区抓鬼赚钱 聚乐彩网址 2018赚钱的软件 iphone捕鱼大亨内购 方舟生存净化游戏怎么赚钱 nokia e63捕鱼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