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色微亮。

    云塵都終年縈繞的白色霧氣始終在城市上空盤桓。

    馮家坐落于懸劍司的北部,占地極廣,在這尚早的時辰里,府上的家仆們已經開始忙活起來。

    韓楓、徐燦、柳明華率領著近百名懸劍司司衛,還有四位黑衣皇家護衛站在馮家禁閉的大門口。

    為首的黑衣護衛似乎還有些糾結,在跟韓楓掰扯:

    “韓主事,你覺得這樣真的沒問題么?”

    看得出來,這位護衛大哥很是糾結。

    韓楓一臉理解的表情,誠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兄,我知道你很糾結,但請你相信我,這一切都是為了替三皇子殿下樹立良好仁慈的人格與三觀,現在我們即將要做得乃是其中極為重要的一環!你務必放心,如果出了什么問題,我會自己承擔,再說了,君司主已經全權交給我負責,我擔不了責任,君司主還擔不了么?”

    這位李護衛似乎被韓楓說服了,低著頭沉默不語。

    說起來……如果君懷虛真的知道韓楓現在這些行徑,估計現在就能直接飛來云塵都把他抓回懸劍司總部……

    韓楓見李護衛不再說話,便向身后的江小虎示意,最近正在苦練《胡家刀法》與《紫霞秘籍》的江小虎武藝大有長進,對韓楓也是愈發崇拜,領會了韓楓的眼神,一路小跑來到馮家大門前,輕扣門環。

    “咚咚咚!”

    沒有人搭理。

    加了點兒力氣重扣。

    “咚咚咚!”

    韓楓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有一件很快樂的事情沒有做,于是走上前來,把江小虎撥開到一旁。

    “來,往邊上稍稍。”

    ……

    大清早的,馮家的仆人們忙著準備喂馬、劈柴、準備熱水、準備早飯……一個個忙得不可開交,對于門口的敲門聲都沒人來得及去管。

    明明大門正前方的院子里就是來來往往的丫鬟仆人,但就是沒人回應。

    突然,一聲轟然巨響,馮家的大門……整個崩碎……炸開了。

    煙塵紛亂,木屑飛濺。

    韓楓率領著懸劍司眾人大搖大擺地走進馮家前院,一副桀驁霸道的模樣:

    “馮家的人聽好了,你們的事兒犯了!現在老老實實接受調查,我還能為你們爭取寬大處理~”

    突然巨響,驚嚇到了院子里的丫鬟仆人們,不過他們顯然也是經受過訓練的,雖然慌張,但還是有序地向馮家后院撤去。

    手持包鐵木棍的馮家護院武者從馮家后方沖了出來,以棍棒前舉,與前院中的懸劍司眾人對峙。

    韓楓看著面前群聚起來的上百名馮家武者戒備在房門口、長廊上與庭院中,目光微微一瞇,笑著說道:

    “怎么,馮家這是要暴力抗法么?”

    馮家武者中為首的護院頭領手持精鐵長棍,身形筆挺地站在馮家眾武者前方,不卑不亢地看向韓楓:

    “韓主事,我主家向來遵紀守法、博愛百姓,您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強行闖入,未免有些太霸道了吧?”

    韓楓不知怎么的,竟然有點兒享受自己現在這種反派的做派,嘴角微微勾起,慵懶說道:

    “不分青紅皂白?你可就想錯了,我這可是有理有據地前來拿人的,總之……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要是真的敢抗拒我懸劍司執法,我也不介意彰顯一下懸劍司的暴力。”

    “既然韓主事說自己有理有據,那就請你拿出證據來!否則的話,還請你出去!”

    護院頭領被韓楓的語氣激怒,整個人情緒有些激動,手中精鐵長棍向前遙遙一指,正對著韓楓。

    “這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么?”

    韓楓看著這家伙用長棍指著自己,嘴角的笑意更加明顯,手掌散發出八種不同顏色的真氣光暈,緩緩抬手,周流八勁向前涌動。

    狂暴的氣勁掃動,整個馮家前院一應草木山石紛紛搖動起來。

    護院頭領也算是個精通武藝的好手,但是在如今的韓楓面前,確實有點兒不夠看,在八色真氣之前,連連后退。

    整個馮家護院陣營都為之而亂。

    這時候,馮家家主馮博的聲音終于響起。

    “韓主事登門而來,卻如此咄咄逼人,實在不是為客之道啊~”

    說話間,一股玄玄之氣從后方打入馮家護院頭領的后背,又從他的前胸透體而出,正?上韓楓的周流八勁。

    一股道家中正平和的氣息調和不諧的周流八勁,竟是將之化解。

    隨后馮家護院人群分出一條道路,馮家家主從中走了出來,背后跟著八名看起來氣息顯然不弱的武者。

    韓楓看著手持折扇,故作姿態的馮博,不禁笑出了聲,目光一冷,開口說道:“馮家主,咱們又見面了……不過,我這次可不是以客人的姿態來的,你們馮家涉嫌刺殺三皇子殿下,恐怕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三皇子殿下?”

    馮博的目光同樣一滯,心思百種轉動。

    三皇子是直接從懸劍司總部被低調來的,云塵都中的大小勢力都全然不知道此事。

    馮博聽見韓楓的話語,第一反應是韓楓在誆騙自己,但是稍加思考就明白自己是被韓楓算計了。

    略長的臉泛起微笑,馮博看著韓楓,扇扇手里的折扇,帶起些許冷風:

    “韓執劍,您需要明白,我們馮家在您告訴之前根本連三皇子殿下出現在云塵都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刺殺殿下呢?”

    韓楓從懷中掏出印有馮家族徽的布條晃了晃,又收了起來:

    “看見了吧,這是昨夜刺客留下來的,馮家族徽如此明顯,我不來找你又該找誰呢?”

    “哈哈哈哈,韓主事未免想得太簡單了,如果這件事真的是馮家做得,我又為何要留下如此明顯的證據呢?”

    馮博直視韓楓的雙眼。

    韓楓目光冷冷的回以眼神。

    “個中故事我并不打算了解,但是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指向馮家,涉及皇家茲事體大,懸劍司作為暴力機關,有必要抱著有抓錯無放過的心態前來帶馮家主問個話咯~”

    “所以,這事就沒得商量了么?”

    馮博面色轉冷,看向韓楓。

    韓楓向后退了一步,讓出四位黑衣皇家護衛的身形,攤了攤手:“就算是我能商量,這幾位皇家護衛也不容商量啊~”

    四人漠然,一言不發。

    隨后,整個院子里,片刻沉默。

    韓楓持刀而立,一臉自信驕傲。

    終于,還是馮博服了軟,苦笑著走向韓楓,扇動手中折扇:

    “唉,既然如此,還請韓主事在事情厘清之前不要為難我馮家啊~”

    一邊走向懸劍司眾人,馮博一邊回頭對身后一名短發武者說道:

    “告訴主母不用擔心~”

    見狀,韓楓微微一笑:

    “馮家主放心,我們不會放過一個罪犯,也不會錯抓一個好人~”

    兩人交錯。

    馮博壓低嗓音,小聲說道:“韓主事以為自己這就贏了么?”

    韓楓同樣小聲回答:

    “至少……贏了這局吧~”

    隨后,韓楓轉身:

    “收隊。”

章節目錄

武林神話系統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靈鷲點燈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靈鷲點燈并收藏武林神話系統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