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戰場教會中有關羞愧之地的資料記載,只要身體意念內帶有一絲不純凈的能量,都無法從羞愧之地安然返回。

    永恒天界的種族,達到百分之百純凈的?按估算,可能是千萬分之一!

    正因達到百分之百純凈的少,故此,羞愧之地才被冠以永恒天界禁地的稱號。

    聽一臉威嚴的公爵說自己來到了羞愧之地,昊天就感覺一陣強大的羞愧氣勢迎面而來,他的心咯噔一下。一下子,亂了分寸。

    在一臉威嚴的惡魔公爵的笑聲之中,昊天好像中了魔法一樣,不由自主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只見,本來光芒閃閃,圣潔無暇的身體,出現了一道道漆黑的黑暗能量。這些黑暗能量和卑微可憎的爬蟲一樣,在自己的身體中扭來扭出,散發著羞愧,自卑,自責的氣息。

    “我腦海中,身體內,怎么會有如此可憎的黑暗能量?”昊天驚訝之時,不由自主的鏈接上了那些可憎的黑暗能量。

    不接觸這些可憎的黑暗能量昊天不知道,一接觸之后,昊天才知道這些可憎的黑暗能量確實是他的意念和能量,基本上是靈魂修為留下來的,皆與圣靈教會的教條有沖突。

    例如;沒有將圣靈當成主人的意念,沒有把圣靈教會的弟兄姊妹當成自己真正的弟兄姊妹的想法,以及以自我意念為主的意念。還有靈魂修為的能量。此時,全部變成了漆黑的黑暗能量

    沒有來到羞愧之地之前,雖說昊天知道自己的意念和身上能量沒有和圣靈與火的能量完全一致,身體沒有百分之百的純凈。但他認為,就算沒有百分之百,但起碼也有百分之九十以上。

    沒想到,來到了這羞愧之地,才知道這些沒純凈的意念和能量在圣靈與火的能量面前,是如此的可憎!讓自己難以接受,無比的厭棄!

    看著這些可憎的黑暗能量,昊天感覺無比的羞愧自責,不敢面對自己!滿腦子都是自責的聲音;“我的身體意念原來如此污穢可憎?我真的愧對圣靈,不配做圣靈教徒!我的身體如此污穢可憎?和惡魔邪靈又有什么區別?這樣子不如死了算了!讓我沉淪吧!我的身體意念如此污穢可憎!不如死了算了,讓我沉淪吧!…………………………?”

    不但昊天是這樣,就是和他一起來的太弟兄,晴姊妹,也是一樣!圣潔無暇的體內出現了一道道漆黑丑陋,滿了羞愧,自卑,自主氣息的黑暗能量。

    他們兩個也是不由自主的陷入那些黑暗能量的捆綁之中,不能自拔。只是,他們兩個有些什么違背圣靈教會教條的想法?做了什么不潔凈的事情?那就不得而知。

    看著昊天,太弟兄,晴姊妹三人在自己散發出來的威勢之中,癡癡傻傻的站立不動。一臉威嚴的公爵搖了搖頭說道;“還說有個厲害的靈魂從永恒戰場而來,沒想到,只是三個不入流的小魚!在我的公爵威勢之下,都變成了傻子!真的無趣,害的本公爵白跑了一趟!”

    “真愧公爵太謙虛了!不要說那三位沒有尊位的靈魂。就是一般的永恒公爵,也無法抵擋真愧公爵釋放出來的真愧氣場!”一臉威嚴的真愧公爵身邊,看起來高大尊貴的公爵邪靈開口說道。

    “哈哈!真卑公爵客氣了!真卑公爵的真卑威勢就算沒有外放,也可以輕而易舉的讓那三位小魚一樣的靈魂產生自卑的感覺!”

    真愧公爵得以的看著真卑公爵,說完這些話之后,就扭頭對身后的一位邪靈說道;“你,帶著手下,將那三位靈魂丟到專門對付永恒靈魂的滅天坑之中!讓他們完全墜落吧!”

    “是!”真愧公爵身后一位五大三粗,樣子及其丑陋的惡魔應答之后,帶著十幾位惡魔戰士將還在癡癡發呆的昊天三人捆綁起來。

    在真愧公爵的釋放出來的公爵威勢鎮壓下,此時的昊天,心中滿了羞愧自責,不敢面對自己,感覺自己無比的可惡,陷入了嚴重的自暴自棄和意識封閉的狀態之中。不但失去了斗志,就連被惡魔戰士捆綁的時候,也沒有絲毫反抗的意愿。

    人就是這樣,自暴自棄的意念達到了極限之后,無論什么事情也不會放在心上。就是要殺他們,他們也無所謂。

    不但昊天這樣,太弟兄,晴姊妹,此時也是一樣,任憑惡魔戰士捆綁。

    十幾位惡魔戰士將昊天三人綁住之后,將他們帶到幾十里路外,丟到了一個漆黑的深坑之中。

    雖說離開真愧公爵的公爵威勢,但昊天三人身上,那些可憎的黑暗能量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強大,就和病毒突變一樣,一下子蔓延到了全身。他們本來圣潔無暇的身體,基本上都黑暗了起來。咋眼一看,和黑暗能量的靈魂修者一樣。

    滅天坑,是羞愧之地用來對付永恒天界的地方。這滅天坑雖說不是很深,但里面的負面能量比真愧公爵釋放出來的真愧氣息有過之而無不及!

    昊天被丟人滅天坑后,就畏縮在一旁,不想說話,毫無生存的斗志,依舊活在自暴自棄,意念封閉的境界之中。就和那些心已經死了的人一樣,對身邊的事情不聞不問。

    不但昊天這樣,太弟兄,晴姊妹也是一樣,畏縮著一團,不想動,也說什么。并且,還不斷的顫抖,看上去滿了恐懼。

    不但如此,并且,這滅天坑內還有幾十位靈魂。都畏縮成一團,和受了傷的小白鼠一樣,彼此之間沒有交流。

    就在昊天滿腦子不敢面對自己,厭棄自己,自暴自棄,放縱自我沉淪的時候,一道堅定不移的意念從他手指上的生命戒內升起,進入他的腦海之中;“違背圣靈教會的教條有什么好羞愧自責的?我昊天本來就是以自己為主的!黑暗意念和黑暗能量只是屬地的能量,不存在羞恥不羞恥的問題!”

    這生命戒內升起的意念乃是神道傳承的意念,是以自己為主的意念,不在意尾部違背圣靈教會的教條。不但如此,神道傳承的意念還可以吸收黑暗能量,不以黑暗能量為恥。

章節目錄

烈火救贖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烈火職責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烈火職責并收藏烈火救贖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