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為什么會在這里遇到孟德!”袁術起身就要跑,結果長裙沾水太重,又剛剛在水里泡了那么長的時間,是以沒走兩步,就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拿下她!”曹操高呼一聲,王庸當即動手,將袁術壓制下來。這可是公然稱帝的逆賊,朝廷通緝的要犯,拿下她是理所當然。

    “你這個臭男人,放開我……該死的,你太重了,壓得我透不過氣了!”袁術不斷掙扎,最后變成苦苦求饒。只可惜,最后還是被王庸給五花大綁。

    “你綁人的技術哪里學來的?”曹操看著最終成品,不由得看了看王庸。

    “瞎琢磨的!”王庸無比認真地,朝著曹操比了比拇指。龜甲縛什么的,那只是入門……話說這是哪個大佬說的來著?

    “還是第一次發現,綁人居然能夠綁成這樣的……”曹操搖了搖頭,饒有興致地看向袁術。咋眼一看下的確有點不堪入目,不過仔細看的話,似乎還別有門道。

    “話說公路,你的身材以前有那么好的嗎?”曹操提了提繩子。

    “咕……殺了我!被你們這樣羞恥的綁著,還不如殺了我!”袁術只覺得羞恥滿滿。

    “咕殺橋段和你不太搭啊……”王庸則是直接吐槽起來,要玩這個梗,至少也得是充滿信仰,寧死不屈的女戰士,在死戰到最后一刻,被敵人俘虜的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才能突顯出其氣概。

    至于袁術……少女體型的雙馬尾少女就別鬧了,好好的咕殺給整出傲嬌的味道來……

    “她怎么處理?”王庸看向曹操。

    “先這樣唄!”曹操聳了聳肩,“稍后回去的時候,再把她帶回去收拾了……僭越稱帝可是大罪,就算慣例不殺女人,遇到這樣的事情,少不得還得去刑臺走一遭……”

    “要殺我嗎?”袁術頓時慌了,“孟德,你看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你就當沒看過我,直接把我放了好不?我發誓,我這次只是想要返回汝南老家,然后安安穩穩過日子……”

    “話說回來,你到底是怎么來到這里的……怎么被釣上來的……”曹操神色古怪看向袁術,和以前的她比起來,現在變化似乎有點大啊。

    “還能從哪里來……”袁術頓時不樂意了,“直接被屬下綁了去那庶出的家伙那里。結果那家伙也不安好心,打算把我嫁去南匈奴那里,換取他們的幫忙。這不找機會,就直接溜了出來,想著回汝南老家,從此安安穩穩過日子……孟德,看在老交情的份上……”

    “我似乎和你也沒有那么熟吧?”曹操歪了歪腦袋。事情的脈絡大概知道了,這家伙早些時候去了袁紹那里,就說怎么都找不到,“怎么落水的,你似乎也沒有說……”

    “這個可以不說嗎……”袁術有些尷尬。

    “那也無所謂,反正你就先這樣綁著就是了!”曹操聳了聳肩,“說起來,我們是不是應該繼續釣魚了?你的手氣還真不錯,釣上那么一條‘大魚’。”

    “孟德,求別吐槽好嗎?”王庸也是無奈,自己這次釣魚體驗也真是夠奇葩的。說不上鉤就不上鉤,上鉤了結果居然是這樣的一條‘大魚’。

    “算了,你一身也濕透了,烤烤火吧……準備也差不多可以準備午餐了?”曹操看了看王庸,然后提議道。

    “時間還早,不過現在準備的話,倒也可以!”王庸看了看時間,大概才十一點左右,不過考慮到處理材料需要的時間,那么吃飯的時候,的確可能是十二點前后。

    “話說……我也渾身都濕透了……還有把我的繩子解開!”袁術弱弱的說了聲,她現在是動都沒辦法動,不是綁的太緊,而是這個繩子的構造很奇特,每次掙扎,隨著繩子摩挲而過,渾身上下都會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烤火可以,解開繩子就免了!”曹操看向袁術,“身為朝廷后將軍,你僭越稱帝,沒有直接宰了你已經算不錯,你還指望能好受?!”

    “人家只是想把事情都推給下屬,悠哉悠哉地過日子……”袁術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話說你不會真的和報導一樣,成了個廢人吧?”曹操面色古怪,看了看身材苗條的袁術,“也不像啊……報導說你都已經二百多斤了……”

    “人家當時才一百五十,絕對沒有兩百!”袁術條件反射一樣的反駁道。

    “……………………”曹操和王庸,就這樣沉默的看向她。

    “還不是那個庶出的,說我這個身材估計嫁不出去,這不逼著我減肥……”袁術抱怨。

    “雖然把你嫁去南匈奴的確不對,不過減肥這件事情是對的!”曹操看向袁術,“當然,減肥的方法其實也有不少……未必需要劇烈運動……不過控制飲食也很必要啊!”

    頓了頓,似乎想起了什么,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對哦,你估計都是要上斷頭臺的,減不減肥的也沒什么意義了……”

    “夢夢……”袁術聞言當即無節操賣起萌來。

    “停停停!”曹操搖了搖頭,“我和你還沒有那么熟,閨名什么的就免了!”

    “孟德,魚片粥估計要一段時間才能熬好,先吃點烤肉怎么樣?”王庸喊了句。

    就在這個時候,或許是聽到了王庸的話,袁術的肚子,也是很不爭氣地“咕咕”作響。回想起來,自己似乎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袁術頓時露出一副又羞澀,又無助,又期待投食,同時又不知道應該怎么求投食的復雜表情……

    對,就如同偶然在大雨天,在昏暗的路邊,撐著雨傘的你,看到一只渾身濕透的棄犬,在紙箱里,朝著你搖著尾巴,用無比純潔的眼神,默默的注視著你,輕輕叫了一聲。

    “公路……你變了……”曹操眼角抽了抽。

    以前某人明明一副很高傲的樣子來著。到底是什么,讓她在幾年內變成現在這樣?換了以前,怕是直接一副‘寧死不吃嗟來之食’的姿態才對……

    “算了……在處刑之前讓你餓死也不像話……東西應該很多吧?分一點給她吧!”曹操嘆了口氣,然后對王庸說道。

    “得令!”王庸應了一聲,然后開始處理材料。

    “已經開始燒烤了?”曹丕和文銘也回來,帶回來了不少戰利品,隨即卻是看向渾身濕漉漉的袁術,不免驚喜,“她是誰?話說為什么繩子,要綁成這羞恥度滿滿的樣子?”

    p.s

    為了保證作者的穩定更新,請保持投食,保持投食,保持投食……

章節目錄

曹操的主廚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隔壁的小蜥蜴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隔壁的小蜥蜴并收藏曹操的主廚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