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辰少爺,你現在還不出去嗎,沈思文已經到了那邊的貴賓廳,跟你料想的一樣,沈思文這次將魏小曼一起帶了過來。”宮本低聲在司徒天辰耳邊道。

    司徒天辰坐在莊園內的一處明亮落地窗前,悠哉的躺在編制躺椅上,作為今天宴會的主角,司徒天辰一直沒有露面,而是躺在這里享受著愜意的月光。

    “在等等,好戲才剛剛開場,先讓他們預熱一下,一會兒才會更加激烈。”司徒天辰閉目養神,嘴角卻掩飾不住淡淡的笑容。

    自己的生日宴,若是不送給自己一份大禮,擺出這么大的排場意義又和在呢?

    有的時候,借刀殺人永遠是最暢快的報復方式,既可以不用弄臟自己的手,又可以給自己省去麻煩,這也是司徒天辰最為喜歡的一種報復別人的方式。

    “天辰少爺,沈思文就算在京城地位頗高,可是在楚州沈家也是說不上話的,就算這樣也未必能對葉小凡怎么樣吧?”宮本疑惑道。

    “宮本,你錯了,有的時候很多東西的威脅力并不強,但是他們卻有著一種天然的優勢,那就是可以用來惡心人,只要他一出現,就會讓人很難受,對于葉小凡而言,沈思文就是這樣的人,而且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兩人之間的較量才會開始,現在我只不過是給他們兩人之間增加一些佐料而已。”司徒天辰淡淡一笑,十分的玩味。

    “天辰少爺,你說的這些我也不懂,不過我知道只要是你計劃的事情,一定十分周密,你只需要告訴我該做什么就可以了。”宮本開口問道。

    “我這里還真有一件事要吩咐你,一會兒隨我過去貴賓廳那邊,若是沈家那個少爺遇到麻煩,你要不惜一切代價救下他。”司徒天辰笑道。

    “明白了!”

    ......

    而另一邊的宴會廳內,沈思文像是發了瘋一樣怒吼著。

    周圍那些人不過就是看熱鬧,所以看到沈思文發怒,也不愿意去得罪這個京城豪門。

    蘇清玥微微一愣,目光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在她印象里,沈思文一直都是那種彬彬有禮的紳士樣子,可是眼前這幅模樣顯然與那個在楚大演講的人判若兩人。

    人在受到刺激時,是會失去理智的,顯然蘇清玥對沈思文的態度,已經讓他失去耐心,激發了骨子里的那種本性。

    “這沒想到,這宏科集團的沈思文竟然是這種人。”

    “我還聽人說這是個謙謙君子呢,這整個就是一個臭無賴嗎。”人群中不斷傳出低聲的議論,全都指指點點的朝著沈思文看了過去。

    沈思文意識到自己失態,知道這么下去自己的形象和口碑可能會受到不小的影響,于是立刻控制起自己的情緒來,目光灼灼的朝著蘇清玥望去。

    “蘇清玥,實在太抱歉了,我方才太激動了,我只想讓你知道,我這樣都是因為你我太喜歡你了,你知道嗎,從見到你照片的時候,我就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見鐘情這種東西,你給我們一個機會好不好?”沈思文再次變得溫和起來,目光滿含柔情的朝著蘇清玥望去。

    沈思文對于蘇清玥的喜歡,這是不假的。

    畢竟以蘇清玥的相貌氣質,很難有人在見到她之后不為所動。

    只不過沈思文對蘇清玥做的這些事情,實在有些令人發指。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蘇清玥已經留給沈思文足夠的面子,可是他卻不依不饒,這臉皮已經可以拿去做防彈衣了!

    “請你讓開,我說過了我有喜歡的人了,作為一個公眾人物,請你自重!”蘇清玥顯然已經失去耐心,面對這種不依不饒的糾纏,誰都不可能保持好的脾氣。

    “你可以喜歡別人,一定也可以喜歡上我,只要你跟了我,我會讓你知道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沈思文激動的望著蘇清玥,直接抓過蘇清玥的手腕,想要硬將鉆戒給她帶上。

    蘇清玥奮力掙扎,無奈力氣不如沈思文,氣急敗壞之下,蘇清玥已經徹底生氣了。

    啪!

    蘇清玥抬起另一只手,猛地一巴掌扇在了沈思文的臉上。

    “放手,你是不是有病!”

    清脆的一巴掌,在寂靜的宴會廳內像是驚雷響亮,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露出了驚愕之色。

    沈思文更是捂著臉,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那一雙柔情的雙眸,立刻浮現了一抹陰沉的怒色。

    ......

    此時,貴賓席外。

    “先生,你不能進入這里,出入貴賓廳是需要特邀卡的。”兩個迎賓擋在通道前,直接攔住了葉小凡。

    “他是我的朋友,你們讓開!”已經先一步走進去的解曉雨轉過頭,對著兩個迎賓的人說道。

    “對不起解小姐,我們也是按規定辦事,沒有邀請卡是不能隨便出入貴賓廳的。”

    葉小凡聽見這兩人的話,頓時心里就不爽起來,這個司徒天辰,果然是跟自己玩套路呢,只給了自己邀請卡,卻沒有貴賓廳的卡,這不擺明了給自己上眼藥嗎。

    “葉小凡,你拿著我的卡進去吧。”解曉雨將手中的貴賓卡交給葉小凡道。

    “好吧,那我先進去找一下我的朋友,一會兒出來我在把卡還給你。”葉小凡也沒有跟解曉雨客氣,蘇清玥已經離開這么久沒有回來,葉小凡找了一圈,只有這貴賓廳沒有進來,擔心之下便過來尋找蘇清玥了。

    “沒事,一個破卡而已,下次等我過生日的時候,我也不給司徒天辰發貴賓卡,拽什么嘛!”解曉雨撇了撇嘴,替葉小凡打抱不平道。

    “那我先進去了,一會兒電話聯系。”葉小凡跟解曉雨擺了擺手,刷卡進入了貴賓廳的通道。

    解曉雨望著葉小凡離開的背影,頓時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哎呀,解曉雨啊解曉雨,你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那么希望把葉小凡留在身邊,現在還親手把人家給推開了,人家可是去找蘇清玥了啊,你這大笨蛋!”

    ......

    而此時貴賓廳的那邊,沈思文在挨了蘇清玥一巴掌后,整個人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一瞬間再次竄了出來。

    他為了追求蘇清玥,可謂是已經放下了所有的身段,即便是屢次被蘇清玥拒絕,可是他依舊對蘇清玥保持著一種彬彬有禮的態度。

    能做的一切,沈思文覺得自己已經做得更好了,但是蘇清玥的做法,顯然已經讓他最后的耐心已經耗盡。

    “蘇清玥,我沈思文是什么身份,你應該知道,我看上了你那是你的福分,既然你給臉不要,就別怪我直接來硬的了!”沈思文已經有點失去了理智,直接抓起蘇清玥的手硬生生的準備將那枚鉆石戒指套在蘇清玥的手上。

    就在那枚戒指快要套入她左手中指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從人群中幾乎是飛著沖出,猛地一腳直接將近乎瘋狂的沈思文踹飛!

    “又是你這個偽君子,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尼瑪,狗血劇也不帶這么演的吧!

    這才跟蘇清玥分開了多大一會兒,沈思文竟然又纏上了蘇清玥,竟然還整出了求婚的戲碼。

    “葉小凡,你個王八蛋,怎么總是你來壞我的好事。”沈思文從地上爬起來,咬牙怒瞪著葉小凡,恨不得將葉小凡剝皮抽筋了。

    “壞你的好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這樣的也配追求蘇清玥,你是不是以為騎白馬的都是王子,我告訴你,騎白馬的還可能是和尚!”葉小凡拳頭攥的嘎嘣作響,怒火蹭蹭的向外竄了出來。

    蘇清玥看到葉小凡及時出現,頓時暗暗松了一口氣。

    原本提著的心,一瞬間也變得松了下來。

    “你這個臭屌絲,以為自己有個龍頭地產就了不起嗎,你跟我們沈家比還差的遠呢!”沈思文從地上爬起來,睚疵怒目的對著葉小凡咆哮起來。

    葉小凡身形一閃,瞬間閃現到沈思文的面前,抬手就是兩個耳光。

    “沈思文,你就像個屁一樣,自以為能驚天動地,其實就是排泄出來污染空氣的,這里是楚州,不是京城,不管你是什么宏科總裁還是沈家闊少,你都要給我趴著!”葉小凡眼神凌厲道。

    說完這話,他一把揪住了沈思文的衣領,整個人也隱隱有些要暴走的趨勢。

    “我警告你,你別亂來,老子家里的背景不是你這種臭屌絲能得罪的,你要是在敢......”

    話還沒說完,葉小凡猛地跨出一步,像是踢皮球一樣將沈思文踢飛,瞬間一聲驚天動地的哀嚎響徹整個餐廳!

    在場眾人,全都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一幕......

    “好狠!”

    “不是狠,是霸氣,看來這怕是那女孩的男朋友!”

    “這人好像是龍頭地產的葉小凡吧,沒想到葉小凡竟然也來了,人家可是連司徒家族都不放在眼里,沈思文在楚州敢招惹葉小凡,這不是活該被打嗎!”人群中不斷傳來陣陣議論的聲音。

    葉小凡已經給了沈思文幾次機會,就連上次他對蘇清玥做了那么過分的事情,葉小凡也放了沈思文一馬,本以為沈思文會老實下來,至少不敢再來楚州找不愉快,沒想到這才過了一個多星期,沈思文竟然又出來作死了。

    “我就不信,你真敢把我怎么樣,有種你打死我!”沈思文咬牙望著葉小凡,這會兒也發起狠道。

    話還沒有說完,葉小凡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再次將他提了起來。

    “我想怎么樣,全憑我的心情,你沒有決定我怎么樣的權利!”葉小凡冷聲道。

    說完這話,葉小凡加重了手中的力氣,一股窒息感瞬間讓沈思文不斷的瞪著腿,捂著脖子,眼睛像是燈泡一樣向外凸著。

    蘇清玥見狀,立刻走上前,拉著葉小凡的胳膊道“快松手,在這么下去鬧出人命了。”

    蘇清玥雖然也痛恨沈思文,但不想葉小凡因為自己鬧出大麻煩來。

    人命?

    葉小凡這會兒哪還顧的上那么多,沈思文一次次做的事情,已經讓他早就沒了理智。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帝王一怒,伏尸百萬!

    “今天我絕不會饒了他!”葉小凡臉色陰沉道。

    隨即,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霸氣的拽著沈思文朝著不遠處的一個魚缸走去,那里面養著的是幾條食人魚,似乎已經感受到了血的味道,瘋狂的朝著玻璃撞擊而來......

章節目錄

我的親媽是白富美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逆命而生、背光而行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逆命而生、背光而行并收藏我的親媽是白富美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