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的人都是高手,說是心思深處也不為過。他們通過不斷的試探,自然可以感覺到一個事實。這光華的力量似乎在不斷的減弱。

    這讓他們自然而然能得出一個結論。看來這第三次的靈兵力量應該是分解了,是一點點慢慢釋放出來。

    而到了最后,靈兵的力量越來越弱,卻是可以直接扛下。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誰要是出手,那就是撿桃子。

    寧苑又不傻,當然要爭奪這個機會。

    蕭王袍臉色陰沉:“你什么意思?可別忘記了,我們發了天道誓言。”

    寧苑微微一笑:“是啊,我不是已經讓你們先嘗試了一番么?你們各自嘗試了兩次,也得讓我嘗試一次吧?我這個要求,并不為過。”

    聽到這話,蕭王袍臉色越發難看,他卻是無可奈何。寧苑這是不講理,不過,卻又有幾分道理。更關鍵的是,她沒有違背天道誓言。

    蕭王袍不愿意讓步,寧苑自然也不肯示弱。

    一時間,兩個人又僵持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卻聽到一聲聲低吼。

    居然是那虎頭獸開始行動。他的低吼聲便是進攻的信號。頓時,一群守護獸簇擁上前,直接就把寧苑跟蕭王袍圍在了中間。而虎頭獸則是踱步上前。

    蕭王袍跟寧苑大怒:“你這是什么意思?”

    兩個人感覺到不妙,這個時候自然形成了攻守同盟。

    虎頭獸也不理會,徑直讓其他的守護獸牽制他們,而他則是一往無前,直接朝前面猛沖。

    “該死,你想違背天道誓言嗎?”蕭王袍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怒不可遏,他可不愿意放棄這近在咫尺的機緣,怒聲說道。

    寧苑卻比蕭王袍更為狡詐一些,既然言語沒用,何不直接動手?說到底,還是得手底下見真章啊。寧苑后發,反倒是比他們更為靠近一些,她素手一揚,就想要把玄靈花采摘到手里。

    “住手!”蕭王袍等人勃然大怒,從后面發動攻擊,一邊阻撓著寧苑,一邊也出手想要分一杯羹。

    就這樣,玄靈花那里已經是競爭格外激烈,儼然成了煉獄之地,其他人眼花繚亂,根本看不出這里到底誰能占據上風,誰又會黯然離場。

    終究還是寧苑技高一籌,她的手率先觸及到了玄靈花,就算不能采摘走全部,也能占據大部分的份額。寧苑喜上眉梢,她心中很是得意,這次能夠成事,真是不枉費自己一番苦心。

    整個過程中,寧苑壓根就沒想過失敗的可能性。她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看破了這玄靈花的虛實,剩余的那些攻擊不足為慮。

    玄靈花的攻擊終于還是如期而至。

    一分為三,直接打向了三人。

    寧苑心里越發得意,在她看來,這些攻擊不過如此而已,休想給她造成任何麻煩。

    其他兩個也是這般想的。

    接下來的結果卻是大大出乎人的預料。那看上去一分為三沒什么厲害之處的攻擊,卻是造成了讓人難以置信的效果。

    看上去最為強大,基本上不應該受到什么影響的寧苑第一個倒霉,那七色光芒在他身周繞了一圈。雖然寧苑極力抵擋,卻還是根本扛不住,她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更是被一股巨力打得朝外面猛跌。寧苑臨危不亂,還想著掙扎,卻是根本無濟于事,最終還是被打飛了出去。

    而其他兩人也很悲催,只是相對于寧苑,卻要好上不少,只是受傷,還不至于重創到那種程度。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一次的攻擊明顯是針對寧苑的。

    任青墨心里暗自揣測,難道說誰越是靠近,心里的想法越是強烈,受到的攻擊就越是大?如果這樣的話,那寧苑被攻擊也不意外。

    寧苑遭受了這般攻擊,卻沒有忍耐,而是猛地站了起來,直接又朝那玄靈花沖了過去。

    這讓任青墨一頭霧水,這女人難道是失心瘋了不成?

    沒想到下一刻,更讓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寧苑居然站到了玄靈花那里,在那邊開始破口大罵:“王八蛋,你居然敢暗算我,不要裝了,我知道是你,你給我出來。”

    任青墨一臉懵逼,完全不懂寧苑這是怎么回事,也許只有鬼上身了才能解釋她的怪異行為。

    寧苑卻不管不顧,依舊在那邊破口大罵:“你的攻擊我很熟悉,我知道是你,快點給我滾出來,藏頭露尾的算什么男人。”

    聽到這話,任青墨忽地意識到了什么,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她不由得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熊貓俠也許沒死。可是,如果沒死的話,他人去了哪里?任青墨身軀顫抖,一方面覺得這不太可能,另外一方面,也覺得這可能不是空穴來風,或許寧苑是對的。

    蕭王袍臉色一變,也是顧不得那許多,趕緊湊了過來:“是他?這不可能。”

    寧苑沒搭理他,美目之中滿是怒火,狠狠瞪著玄靈花的位置,銀牙暗咬,心里恨得不行。她以為自己成功在望,卻出現這樣的紕漏。而且,奪取她機緣的還是那個人,這讓她怎么想怎么不爽。

    “出來,快出來!”寧苑跟瘋了似的,在那邊大吼大叫。

    終于,一聲嘆息傳來。

    任青墨心頭狂喜,她跟熊貓俠算是在場中人里接觸最久的,怎么會聽不出這是熊貓俠的聲音?她眼中險些要熱淚盈眶,心里只被念頭塞滿,他沒死,真的沒死,這真是太好了!這下子宗門有希望了。

    當然,任青墨還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自然不足為外人道也。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一個人緩緩浮現出身形,不是熊貓俠還能是誰?他站在那里,似乎一點也不受到影響,輕描淡寫就把玄靈花收入囊中。

    任青墨注意到,玄靈花根本不在他的手中。這意味著,賈英雄也有了收納的寶貝,說不定比自己手中的那個品質更高。她心里暗自揣測,或許這東西便是熊貓俠存活下來的真正原因?看來他的冒險收獲巨大啊!

章節目錄

超級女神護花系統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公子柳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公子柳并收藏超級女神護花系統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 2014李逵劈鱼 皇帝成长计划2h5赚钱攻略 ag捕鱼王3d版网页版技巧 搞微影的赚钱吗 w彩票网首页 捕鱼达人apk 可以赚钱的贷款平台有哪些 明珠彩票安卓 股民是通过股票涨钱转卖股票赚钱 手机麻将开挂作弊软件 没读过书的人还是赚钱 现在开什么公司赚钱的 90年代游戏厅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大海秘宝怎么打 众博彩票安卓 没事的时候做点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