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276 這樣的我你喜歡嗎

    上午去了動物園,下午去了海洋世界。

    原本還打算去歡樂谷的,然而小家伙卻是已經扛不住了,坐在車上就睡著了。

    慕寒川駕著車子穿過城市的車流。

    葉綿綿坐在后面,慕晨星躺在車后座上面,將頭枕在她的腿上,睡得很香甜。

    她伸手撫著他柔軟的小臉蛋,許久,拿起出來手機打開相冊一張張翻過去。

    今天拍的照片多半是慕晨星的,基本上沒有怎么拍慕寒川。

    不過,他還是以背景的形式多次誤入了照片……

    不經意間,她的指尖翻到了那張合影。

    其實當時她完全沒有沒有反應過來,就配合著慕晨星隨意笑了笑,也不知道慕寒川在不在身邊。

    但是,現在看到這張照片時,卻有一種深深的震撼。

    陽光從走廊的側面照射進來,籠罩在三個人的臉上,那一片溫暖的光暈,三個人臉上都帶著自然的微笑。

    特別是慕晨星一臉幸福地將兩個大人的手臂都抱在了一起,分明就是很恩愛美滿的一家三口。

    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許久,她抬起頭,從后視鏡里,同樣也看到了慕寒川那冷峻的雙眸。

    這個外表帥氣的男人,骨子里卻是一個很負責任的父親,這實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無聲的對視之后,她將視線轉移到了窗外。

    此時,夜幕也漸漸地降臨了。

    車子慢慢地停在了慕家的大門口。

    葉綿綿抱著熟睡中的小家伙出來,慕寒川伸手接過來。

    兩個人就像傳遞著一種愛的接力棒,她遞的小心翼翼,他接得也是萬分仔細。

    他抱著慕晨星走向兒童臥室,她輕手輕腳地跟在他身后。

    進了臥室之后,他抱著小家伙安靜地站在旁邊,她動手鋪好被子。

    他將小家伙放在床上,她側蹲在地上幫著孩子脫鞋子和襪子。

    他起身之后,她給小家伙蓋好被子,然后關上燈退出來。

    外面,夜色幽深。

    慕寒川冷峻的身影站在夜色之中,后背抵著墻壁,手里燃著一支煙。

    “今天累了吧?”

    他淡淡地問了一句。

    她的手緊緊地抓著背包的帶子,小聲地應了一聲,“還好。”

    “去泡個澡睡覺,我叫了外賣……”

    他的關懷,更像一種試探。

    兩個人仿佛站在黑暗的森林里,彼此都看不見對方的心,只有從語言和表情才能揣測出來對方的心意。

    “慕寒川,我今晚不在這里過夜,我得走了……”

    他冷笑了一聲,“我記得你答應過晨星,明天早上陪他!”

    “是!如果你同意的話,他可以在我身邊成長,這樣,我就不用失約,可以24小時陪著她。”

    她話音同落,男人高大的身影陡然逼近,突然伸手掐住了她的頸脖。

    不過,那力道并沒有多大,不像是鉗制,倒像是曖昧的撫摸。

    他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她,“葉綿綿,擺在你面前的路只有一條,要么,乖乖回到身邊,要么,今天就是最后一次見晨星。你覺得我慕寒川的兒子,能夠容你隨便帶出慕家嗎?”

    話里仍舊帶著濃濃的危險。

    這語氣倒是與慕母出奇的一致。

    是的,這母子兩人都瞧不起她吧。

    “你怎么可以這么自私,孩子又不是你一個人的?”

    “不,我已經對你很寬容了。”

    葉綿綿用力地推開了他,伸手撫了自己的頸脖,態度依舊堅決,“我不想跟你撕破臉,但是你也別欺人太甚,你沒有權利不讓我見晨星。所以,官司我還是要打的……”

    十月懷胎,血脈相通,她怎么可能把孩子給輕易地扔下了。

    說完,她便匆匆地走了出去。

    夜色幽深,她很快便走進了城市的燈火之中。

    慕寒川轉過頭看向慕晨星的臥室,始終有一口怒氣積郁在心頭,難道他到了需要靠著兒子的關系才能見她?

    他到底是有多失敗?

    次日上午。

    葉綿綿接到剛開店門,這才看到紀喬希的身影匆匆走進來。

    她戴著鴨舌帽和寬邊的大墨鏡,將臉遮得嚴嚴實實的,要不是摘下了墨鏡,葉綿綿差點都認不出她來了。

    “喬喬,你昨晚上沒回來?”

    她昨晚上回秦烈那邊過夜的,這才發現紀喬希晚上沒有回來。

    紀喬希臉色微紅,不過,笑容仍舊十分甜蜜,將頭發往后挽了起來。

    “沒有,哎,困死了,我要去補個覺……”

    葉綿綿一把抓住了她,“又是跟羅梓熙在一起?”

    紀喬希從包里拿出來一張房卡,

    “梓熙在梅園大酒店開了一個房間,長期的……只屬于我一個人的。”

    “喬喬!”

    葉綿綿嘆了一口氣,還沒有開口,紀喬希便連忙打斷了她,“我知道,你是在為我擔心。但是我現在真的感覺很幸福。每天晚上他抱著我的時候,我總感覺像在做夢一樣。小時候,梓熙為了救我差點把命都豁出去了。這樣的男人,我一輩子只遇到一個。是的,做明星的女人可能沒有名沒有份的,但是我愿意付出。”

    “那他有沒有給你一個承諾,比如說將來結婚之類的,給你任何安頓之類的?”

    “這個……我們才剛剛在一起沒有多久,這個暫時不考慮吧!對了,你看,我給他買了一塊表。”

    紀喬希從包里拿了一只禮物盒出來,葉綿綿一看那牌子,就是價格不菲,起碼六位數。

    “天哪,你買這么貴的表?”

    “要買就買的好啊!這一款勞力士算是便宜的……”

    “你哪來的錢啊?”

    葉綿綿知道紀喬希家里還有一個弟弟在上高中,她還需要補貼,現在店鋪里雖然生意好,但開銷也大。

    葉綿綿也是講義氣的,除了平時吃喝不算錢以外,基本上每件衣服的利潤她跟紀喬希五五分。即便是這樣,也買不起這么貴的手表。

    “我……找個朋友借了一點!再貸了一點款!沒事啦,我月供的,每個還就行。”

    葉綿綿又嘆了一口氣,紀喬希是那種絲襪破了都會拿針線縫縫再穿的節省女孩,竟然花這么多的錢給羅梓熙買奢侈品。而羅梓熙這樣的明星,出場費都是上千萬,到現在也沒有給紀喬希買一件像樣的禮物。

章節目錄

禁欲總裁,求放過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夏日花火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夏日花火并收藏禁欲總裁,求放過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