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雷宗?那就難怪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將焚炎決修煉到第四層,并且能夠融入雷霆能量,你很不錯,但功法貴精不貴多,不要本末倒置了。”

    老者說道。

    “弟子明白。”

    林天點了點頭,這老者的實力應該有合體境乃至是大乘境,身份地位在焚天谷必然極其不凡,此時謙虛一些沒什么壞處。

    “嗯,你繼續歷練吧。”

    老者收回目光,然后身影憑空消失了。

    確保他真的離開了后,林天才在識海中詢問姜武:“剛才那人,能感知到他的氣息嗎?”

    “方才我不敢輕舉妄動,現下感知殘存氣息的話,應該是一位尊者!”

    姜武聲音凝重的說道。

    林天心里暗自一凜,心道果然如此!

    尊者,那便是大乘境!

    這種修為,足以成為一個頂尖勢力的頂梁柱了,而焚天谷中,除了谷主之外,還有這等修為的存在!

    也難怪姜武會這么小心謹慎了,剛才還不是林天最先切斷跟姜武的聯系,而是姜武自己切斷的。

    不過既然他絕口沒有提起這件事,看來應該是沒有發現姜武的存在。

    林天稍稍放下了心,開始游走于這座被焚天谷弟子畏懼的獄炎山。

    而與此同時,剛才的那位老者,卻已經來到了炎字閣焚天谷谷主的所在之地。

    內殿之中,老者皺眉看著站在一旁的嚴焚淵,語氣微微有些不滿的問道:“獄炎山那弟子,是你懲罰過去的?”

    嚴焚淵一怔,恭敬的回答道:“師叔問的是林天還是語璇那丫頭?”

    “他叫林天?!”

    老者臉色陡然動容,眼中迸發出兩道駭人的精芒。

    嚴焚淵趕緊解釋道:“師叔莫急,此林天并非當年那位斬天上尊,而是恰巧同名罷了,我已經問過師尊,他老人家說感知到的并非是斬天上尊的氣息。”

    聽聞此言,老者這才微微松了口氣,隨即又語氣復雜的嘆息一聲道:“我當年便極力阻止師兄對琉璃仙宗動手,但他聽信天機子的話,圍攻了斬天上尊,世間因果皆有輪回,此事也不知道會不會成為我焚天谷的禍患。”

    “咳咳,師叔應該是多慮了,如今斬天上尊已死,琉璃仙子也是遁入葬神界至今音信全無,琉璃仙宗只剩下一群漏網之魚,不足為懼,怎會成為我焚天谷的禍患?”

    嚴焚淵有些尷尬的說道。

    眼前這老者的輩分太高,一身實力已經到了大乘境后期,若是能夠突破到大乘境巔峰,下一步便是可以沖擊上尊之境,到時候,他們焚天谷便也會擁有兩位上尊,實力之強不會弱于當初的琉璃仙宗!

    若是旁人這么說,他怕是早就呵斥過去了,但是老者說出這番話,他卻只能尷尬的解釋。

    老者并未在這個話題上過多糾纏,回到原先的話題問道:“他犯了什么錯?”

    嚴焚淵便立即知道老者問的是林天,當即也是將上次天字閣跟黃字閣的沖突說了一遍。

    “殺了一個弟子而已,不過你這手段也恰到好處,看似是懲罰,實則是磨礪,此人天賦極為出眾,僅僅一個半月的時間便將焚炎決修煉到了第四層,若確定他來歷清晰,以后可以多加栽培,說不定會為我焚天谷添加一大助力。”

    老者幽幽的說道。

    當年焚天谷跟天機門以及夜閣聯合起來對付琉璃仙宗的時候,他是焚天谷中僅有的一個阻止此事發生的人,只是他一人之力,沒辦法說服他師兄,后面也就索性作罷,只是未曾插手。

    他雖然沒有跟斬天上尊交過手,但曾有一次見過斬天上尊與他人交手,那一次,斬天上尊還并非是上尊,而是一位準尊,便是以準尊的實力,殺了一位尊者!

    自那以后,老者便對林天產生了濃濃的忌憚,一度認為,只可為友,不可為敵。

    只是世事無常,事情演變到最后,他也阻止不了。

    而聽到老者的話,嚴焚淵也是臉色陡然一變,驚呼道:“一個半月的時間便修煉到了第四層?!雖說獄炎山的確適合修煉,但這也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即便是他們焚天谷的內閣弟子,那些被譽為天才的弟子,從煉氣境便開始焚炎決,筑基境成功踏入第一層,想要修煉到第四層,也要數十年的時間!

    林天以元嬰境修為開始修煉,能花十年時間突破第四層已經算是天才,五年時間便算是天縱奇才!

    而一個半月......

    嚴焚淵已經不知道該用什么詞來形容了!

    這已經超出了他這位焚天谷谷主的認知!

    “事實的確如此,以后注意著重栽培一下吧,他身上還有青雷宗的功法,雷火相輔相成,若是他還會風屬性的功法,便會更上一層樓,藏寶閣中應該有風屬性的神通,等他出來,也不要吝嗇了。”

    老者語氣同樣帶著一股子贊嘆的說道。

    “師叔放心,正好此次內閣弟子的爭奪賽即將開始,若是他能夠保住自己內閣弟子的身份,自然可以借機讓他進入藏寶閣挑選。”

    嚴焚淵點頭說道。

    老者便不再言語,轉身離開了這里。

    等他離開,嚴焚淵還兀自站在原地喃喃自語:“天縱奇才,也不足以形容此人啊!難不成,滅了琉璃仙宗之后,是天要壯大我焚天谷?”

    若是讓他知道,這個所謂的天縱奇才,是來毀滅他們焚天谷的,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

    ‘嘭!’

    獄炎山之中,林天一掌將一頭炎烈鳥擊斃,原本渾身浴火的炎烈鳥,被林天吸收了所有火焰,變成了一直干毛鳥。

    獄炎山中的確危機重重,但也是相對而言,以林天的修為,只要不遇上元嬰境巔峰的兇獸,他都怡然不懼。

    即便是遇上了,打不過還可以逃。

    “異火雖然霸道,但對火焰的等級要求極高,這種炎烈鳥的火焰太過普通,即便是吸收了也沒什么作用,不如斬天訣來得實在。”

    “吼——!”

    林天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了一句,正欲繼續深入,突然間傳來的一聲獸吼,卻是讓他腳步一頓。

    那一聲獸吼離他并不遠,聽聲音判斷應該在十里之內,而此時獄炎山上,似乎只有他跟田語璇兩人,如果獸吼是人為引起的,恐怕跟田語璇有關。

    略微沉吟之后,林天決定不去管。

    只是就在這時,一道破空聲,卻是朝他這邊疾速掠來,他下意識偏頭看去,正好看見一道倩影無比狼狽的在空中被一只巨大無比的爪子從身后拍落地面!

    ‘嘭!’

    林天看了過去,這倩影自然便是田語璇,只是此刻她實在是有些凄慘,后背的衣服被火焰焚燒沒了一大片,露出里面白皙光滑的肌膚,不過衣服雖然燒沒了,但后背卻是什么傷都沒有。

    林天定睛一眼,原來這女人還穿了一件軟甲法器,只不過跟肌膚顏色相同,不仔細看上面閃爍出來的光芒的話,還真不好靠肉眼分辨。

    田語璇嘴角也是帶著鮮血,不等她從地上爬起來,那只將她從空中砸下來的爪子的始作俑者,也是從她后方的樹林中一躍而出,如同一座小山一樣,遮蓋了一大片陰影,竟是要活活踩死田語璇!

    而田語璇此時也是抬頭看到了林天,只不過林天不僅沒有前去救她,反而后退了一段距離,脫離了這巨獸的墜落范圍!

    乍然看到林天這樣的舉動,田語璇氣得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你不救就不救吧,躲到一邊去看戲是什么鬼?

章節目錄

重生當首富繼承人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小說閱讀只為原作者逗比色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逗比色并收藏重生當首富繼承人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